日本 – 东京

来了两次日本,两次在来这个与意大利上下颠倒的星球。15 平方的房子,200 欧元一个的哈密瓜,变态般地注重细节,迷你艺术(迷你食品,迷你园艺)。小声小气的女人,说话像讽刺性漫画,举止太过礼貌。对意大利制作的崇拜。我们的披萨对日本人来说是神圣的,不可侵犯的,招牌写着意大利语,而不是他们的文字。有些还保留了意大利当地的方言。我们可以看到 “Pinsa de Roma”,就像我们在 Trastevere Testaccio 看到的一样。两次我都是和意大利日本人餐馆老板 Kuni Hiro Giuliano Este 合作,他也是罗马第一家提供日本寿司的老板。我的工作对他来说是个巨大的挑战,他输地五体投地。在日本,让人叫板的是国外引进或日本稀有的原材料疯狂的价格。比如马苏里拉奶酪:在意大利的价格大概是每公斤6 欧元,在东京的价格是每公斤45 欧元。制作美食餐单非常不易,高质量,还要和客户的胃口,而且价格要在food cost 内。我们终于成功了。在新闻发布会上我们的狼鲈和新鲜松露披萨让记者和美食家着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