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国 – 堪萨斯州

在美国,不管好还是坏,一切都是巨大和极端的。公路、汽车、高尔夫球场、饭量、pub、店里的显示屏、汽车动力(至少2000)、水上乐园滑梯(在堪萨斯州我见过20 层的)包括他们与人的相处方式。包括社交(这里我认识真心的人,他们豁达随意), 交谈,对人物的喜爱度,在机场对外国人搜身(亲身体验,真的很糟糕)。只要有钱,什么都是大的,什么都可以得到。官僚不是障碍。幻想才是界限。我在2016 年7 月来到这里,是两个欧洲后裔的美国兄弟让我过来的,一个是德国,另一个是克罗地亚。其中一个来过罗马蜜月旅行,爱上了罗马披萨,于是将它带到了堪萨斯州,那里根本就没有仼何意大利产品。他和他的兄弟是那么热爱学习制作披萨:打好基础后再开店,进入美食行业。虽然堪萨斯州是烧烤之都,但是随处可找到仼何种类和仼何民族的食物。我在这里发现了丰富的美国餐,它爱到千面影响,采用原始方法制作成惊人的菜谱。当然除了习已为常得汉堡。有牛排,当然还有橘汁焦糖鸡,墨西哥夹饼,肉丸。使用切达奶酪与牛奶黄油酱和烧烤酱来搭配可口的肉,墨西哥美国风味的前餐。我在堪萨斯州最困难的一次是即要做出忠实当地菜肴,又要植入意大利的火候,还要保留各自的风味。几个月后我会在回来,去参加我堪萨斯州同事披萨店开业。